第96章 如此简单
书名:历史系之狼 作者:历史系之狼 本章字数:265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7 22:29:05

高先生正在跟几个学者谈论着关于甲骨文的成果。

“以甲骨缀合为基础,应用如今的高科技,进行图像和模式的识别,运用数据库来分析,这必定会是以后甲骨文破译的重要方向,目前很多国家的史学家都非常的重视我们的甲骨文,在上一次的峰会上,甚至有多国学者参与,而上次峰会也是举办最成功的,这说明什么?”

“我们必须要集百家之长,我知道很多学者都讨厌外国佬来插手我们的研究,可是,人家身上也的确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,师夷长技嘛,没必要藏着掖着...”

有学者认为应该邀请多国的学者来共同研究破译,当然,也有人是反对的,大概就是觉得让老外参与进来是对他们的否定,认为他们就不如老外。

他们又说起了他们有所进展的几个字,“刘横教授,你发表的那篇攵字用法的文章,我看到了,我是非常的佩服啊,你这个年纪,已经发表了九十多篇相关论文,相形见绌,相形见绌啊。”

刘横谦逊的说道:“不能这么说,这都是有各位前辈铺路,我们才能继续前进啊。”,随即,他又说起了自己的想法,“我认为,我们要重新界定甲骨文已識字的概念,即只要在辞例中意义大致清楚,即使不能隸定或者构形不明之字,也算作己識字...”

“我目前在研究甲骨文中比较重要的字际关系现象,如同形字,异体字,同源字,通假字这些...”

几个人都在说着自己的看法,高先生认真的听着,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忽然看到陈艾就站在他们身后,瞪大双眼,正在发呆。

看到这人,高先生心里就有些烦,自己从前提携学生,刘先生却总是针对他,可他就是提携,也没有胡说八道,他所带来的人,的确是帮过他做研究的,哪怕只是做些找文献递茶的工作,可这个陈艾,经过刚才的对话,他能确定,这个家伙没有任何才能,老刘居然厚颜无耻的带着这样的人来开会。

欺世盗名!

高先生冷冷的看着他,忽然开口问道:“陈艾,是叫这个名字对吧,你能听懂我们在说什么嘛?”

几位先生都停了下来,转身看向了这个年轻人,“陈艾,是那个金大的陈艾吧?哈哈,你怎么不在京大呢?”,刘横笑着将他拉过来,让他坐在身边,刘横的年纪也不大,面对陈艾也很是热情,“你最近可是大出风头啊,我也认真看了你那些文章。”

“年轻人可以啊,我们的文章都是在固定的一个领域,我还没有见过有谁可以在所有领域都有所研究的。”

高先生冷笑着说道:“是啊,一点古文字学的基础都没有,却能完成破译的天才,来这里有何指教啊?”

“哎,高先生,不要吓到年轻人啦。”

身边几个人都帮着陈艾说话。

“怎么样?对甲骨文感兴趣?”,刘横笑着问道。

“嗯,但是我没有见过实物。”

“这好说啊,你要是有兴趣,可以来找我啊...”

其实这几个人对陈艾的态度都还不错,高先生眯着双眼,没有说话,他才不理会这样的小人呢!几个人闲聊了几句,就开始继续自己的研究,陈艾拿出了笔记本,开始在一边记录了起来,实际上,来到这里的绝大多数年轻人,都是如此。

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学习,积累前辈们的经验。

“装模作样!”

高先生冷哼了一声,便参与到了商谈里,甲骨文的研究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可是在最近二十年里,却有些停滞,在上次峰会之后,甲骨文研究又迎来了新的发展,发展势头迅猛,全世界的学者都非常的重视。

陈艾一言不发,只是认真的记录着。

坐的久了,高先生感觉双腿都有些酸疼,便缓缓站起身来,走过陈艾的身边,双眼不由得在他的笔记本上扫了一眼,那一刻,高先生忽然愣住了,他揉了揉双眼,再次看向了那笔记本,他似乎看到了很多古文字...有的连他都不认识。

高先生伸手抢过了陈艾手里的笔记本。

陈艾措手不及,抬起头来看着他,脸色平静。

高先生翻看着他的笔记本,在很早之前,为了方便记忆,应用熟练,陈艾就尝试用这些书写困难的古文字来做笔记,除了他谁也看不懂的笔记本,高先生不信邪,从最前开始翻开,整本都是这样...就是这些研究了一辈子的学者们,都不敢说用古文字来做笔记。

为什么呢?一是书写困难,二是反应速度跟不上,三来也是记忆力...

高先生放下了笔记本,再次打量着面前这个呆滞的少年。

“你平常就是这么写东西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些文字你都记住了?我看到上头的甲骨文很多,你都明白它们的意思?”

“对,这些都是已经被破译的文字。”

“嗯...好,不错。”

高先生看着手里的笔记本,忽然又想起了陈艾所说的那匪夷所思的破译办法,如果这是真的,他如今连破译基础都不懂都可以强行破译出来,那若是教会他基础的东西,那....

“来,陈艾,跟我到那里坐,我给你看几个东西。”

高先生就跟陈艾坐在了大门旁边的位置,高先生让自己的一个学生拿来了笔记本电脑,随即,一块又一块立体的甲骨文板就出现在了电脑上,高先生又打开了几个不同的模型,说道:“这都是用电脑来还原的...你看看,这第二个字,他分别出现在这些甲骨文文献里....”

高先生敲了几下键盘,很快,就出现了更多的文献,不过后来出现的这些就不是立体的了,跟契丹大字不同,甲骨文在这些年里取得了很大的突破,主要问题不是字是什么字,而是这个字在那时是什么意思。类似我们如今说的古今异义词,今的意思我们都知道,可古的意思就需要他们来破译。

这绝对不是强行代入演算就能弄明白的东西...必须需要脑子。

“你看,这个是未解之字,我们尚且不知道这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,更是不明白他的含义...”

陈艾看着这个字,开始沉思,高先生则是在继续讲述着,忽然,陈艾呆愣的说道:“悉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悉。”

“哪个悉???”

陈艾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了出来。

“在这里代表着姓氏...跟战国玺印中出现的悉字是一个意思。”

高先生有些彷徨,有些迷茫,他看着面前的那些文献,又看着陈艾给出的解释,他开始试着辨别,对啊,上头是一个类似手掌的,也可以看作是类似禾苗,下方那个原型物,跟战国出现的心字类似,上禾下心...上禾下心..

高先生又低声喃喃道:“神农率悉诸,高诱注:悉,姓....”

这一刻,高先生觉得有些不真实,有点懵,他静静的坐了很久,抬起头来,看着一脸平静的陈艾,“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你到底是...”

“我对比了一下篆体,发现跟这个字最像的就是悉。”

“你...这....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